正在加載......
中華民國健行登山會
進階搜尋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梅斯納啟示錄/ 黃一元

 
梅斯納啟示錄      圖文黃一元
 
登山真正的藝術在於如何求生,特別是要跨越當時被視為最高成就的那一道關卡,它尤其困難。當你挑戰一個全新的境界時,或許沒有人跟得上來,甚至於能夠真正的了解你的想法。未知世界所帶來的感動與生命的體驗,遠超過於一個已經馴化的環境所能夠給予的。
梅斯納,14座八千公尺巨峰全記錄
【歐都納、讓您看得見世界的高度,全求14座八千米巨峰探險】
「歐都納全球14座八千探險」計畫,從2011年正式展開,目標要登上全世界高度超過八千公尺的巨峰,預計以超過十年的時間,協助台灣登山者完成這一個全球最困難的攀登夢想!夢想無止盡,探險無界限,探險精神是社會前進的原動力,全球14座八千探險計畫,需要你的熱情鼓勵!
 
19861016日,下午 1:45,梅斯納(Reinhold Messner)與卡沬蘭達(Hans Kammerlander)一同登上羅茲峰(Lhotse, 8516 m )[1],這一刻,梅思納成為完成世界十四座八千公尺巨峰第一人。
繳出這麼漂亮的一張成績單,這在僅僅幾年前是難以想像的。回溯到1950年,巨峰開始攀爬年代,法國荷佐格(Maurice Herzong) Louis Lachenal兩位人類首登第一座八千米安娜普納峰(Annapurna I, 8091m)[2]。爾後十年,完登十四座八千米峰,全經由經典路線完成;一直到1975年為止,還沒有人登過兩座以上八千米峰。近幾年以來,攀爬八千米峰已商業化,爬超過一座八千米巨峰登頂者,數目多到難以計數。
:梅斯納在梅斯納博物館對2016 世界山岳聯盟(UIAA)上百位各國代表即席演講
登山史上,梅思納這一份優異的成就,就更為突顯,他發展與現下迴異的登山型態,他與許多八千米巨峰登頂者不同,從未採用當時沿用的登山策略及路線進行八千米巨峰挑戰,他開發了數條困難的新路線,更在傳統路線上採用新的登頂方式,從根本上推動了喜馬拉雅的現代登山運動。
梅斯納 (Reinhold Messner),這位當代最具影響力的登山家,一舉實現了這半個世紀以來登山運動所有的進步,將過去所仰賴的輔助攀登器材降到最低,同時持續將登山運動往前推進到極限。在7080年代,梅斯納登山生涯的巔峰時期,不斷的提高登山探險的賭注,一方面持續挑戰越來越困難的路線,同時又以更為簡潔的風格完成這些目標。他將裝備與補給減至最少,避免使用人工攀登器材,例如氧氣與膨脹錨樁等,梅斯納引領阿爾卑斯登山運動進入一個快速與自由攀登的時代,以及將喜馬拉雅登山運動推向一個阿爾卑斯式攀登與獨攀的新境界。他所創造的紀錄成為我們衡量這一代登山者成就的一個標竿。
梅斯納專注於突破新的境界並追求更加困難的挑戰,在登山界可說是毀譽參半。他不只一次被稱為登山狂人,但如果你仔細的檢視他的攀登記錄,將會發現他並非有勇無謀,每一次的攀登都是經過精心的策劃,加上強烈的自信心與勇敢果決的行動力所帶來的成就。他的倖存就是最佳的證明,他是極少數持續將極限往前推進,又能夠活著回來告訴我們下一個目標在哪裡的登山者。
:本會會議代表黃一元副理事長與梅斯納現場合影
 
 
從不可能變成真實﹕無氧裝置登上聖母峰
1975年參加一支大型而行動緩慢的義大利羅茲峰(8516m)南壁失敗,梅斯納深感挫折。梅斯納與奧地利哈伯勒( Peter Harbeler)兩人聯手攀登迦歇布魯姆I( Gasherbrum I8068m)[3]西南壁,沒有預設營地,沒架設固定繩,無高地揹夫,兩人從基地營一舉登頂(如他所說)。此舉將阿爾卑斯登山直攻法(Alpine Style)帶進喜馬拉雅攀登。
: 梅斯納皇冠博物館一角
 
梅斯納最重要的成就,或許是197858,登山史上首度無氧裝備輔助登上聖母峰。一直到這天之前,人們只接受從1930年流傳下來的信條,無氧氣裝備輔助,人類超越8500公尺以上,就活不下來。登峰之前,生理學家告訴公眾,這次行動必定失敗,至少腦部會受損。梅斯納與哈伯勒兩人成功之後,從兩人身上辨別不出有明顯腦部受傷跡象。權威的科學刊物擴大報導,認為梅斯納和哈伯勒,擁有如同世界級馬拉松選手特殊優異體能,能夠善用氧氣的耗能。
曾有人問:以阿爾卑斯式成功登頂迦歇布魯姆I峰,是否可以視為獨攀楠迦帕貝峰的前奏曲呢?
梅斯納回答: 是啊! 1975年爬上迦歇布魯姆I之後,我體會到我確實可以以阿爾卑斯登山的方式來爬喜馬拉雅山,下一個目標就是獨攀一座大山了。迦歇布魯姆I的攀登確實是一個新的里程碑,但是在登山過程中,我們兩個一直有著這樣的念頭:「萬一不行的話,我們就停下來,就下山吧!」而那一次我們確實很幸運,老天爺給我們好天氣,我們順利達成了目標我們完成了這一次攀登後,我就知道這將會改變喜馬拉雅登山的方式
也曾有人問冒險是登山必要的一部分嗎?
當然,登山運動如果不需要面對死亡的威脅,就不再是一種登山運動了。這不是說我為了死亡而去登山,其實正好相反,我是為了追求生命的價值而登山。如果少了死亡的威脅話,那在山上求生毫無困難;登山其實就是在那種十分艱難危險的環境下求生的一種藝術。而所謂頂尖的登山者,並非做了一次兩次瘋狂的舉動後在山上死掉的那些傢伙,而是能夠持續在最艱難的處境下攀登,又能夠活著回來的人。
關於梅斯納皇冠博物館(Messner Mountain MuseumCorones)是世界級伊拉克裔英國女建築師扎哈·哈迪(Zaha Hadid)的傑作,2015年夏季開幕,這座驚世駭俗的博物館設計在義大利北部南提洛爾省(South Tyrol)Kronplatz(2275公尺)山頂,在群山簇壅中俯瞰整個著名多洛米蒂山(Dolomiti)全貌。
: 梅斯納博物館內景一角
博物館以著名登山家梅斯納命名,其實共有五座分別在不同地點展示不同主題我們參觀的是梅斯納皇冠博物館它旨在展示傳統登山包括山峰的歷史與故事以及藝術作品奇特是洞穴裡藏有漢傳佛教十八羅漢塑像佛陀靜坐雕像藏傳佛教各教派唐卡及與登山相關的文物
 
最後我的看法是
梅斯納第一位完成14峰高峰攀登記錄的頭銜很了不起,更重要的是梅斯納他喚醒了探險愛好者夢想與希望。


[1] Lhotse (8516 m)世界第4高峰
[2]Annapurna (8091m)世界第10高峰
[3]迦歇布魯姆 1(Gasherbrum I)世界第11高峰
 


gotop